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43ee.com 加入收藏夹!

恋爱的时候,只要和筱萍在一起,我就会想入非非。我并不是想和她做爱,我只想在灯光或月光下,轻轻缓缓地解开她的衣扣,让我饱览她美丽地玉体,让我抚摸她那每一寸的肌肤。   每次约会,我的目光总是迫不急待地在她全身扫来扫去,我的手心热出了汗,但我拼命控制住自己,不让手掌鲁莽地伸过去。   在彼此爱恋浓浓的时候,我们也接吻,这时筱萍允许我把手伸进她的衣裙里,但只限於上身。当我一触摸到她光滑细腻的肌肤,我的指头就会像点着了火苗一样,她们游移到那丰满的乳峰时,我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,一下子山崩水泄了。   对我的欲望和感受,那时筱萍并不知道,在她印象中,她把我当成一个正派青年。她对我从未向她提出过更高「规格」的要求十分满意,认为我是尊重她,因为她曾对我说过:「在爱情得不到婚姻保障之前,我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全部交给别人。」结婚的那天晚上,一上床,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床头灯扭到最大亮度。   筱萍不喜欢,她要我把灯光调到最弱。   「我想看看你。」我呼吸急促地说。   筱萍同意了,因为强光使她羞涩,她拉过枕头蒙住了双眼。   我慢慢地解开筱萍的睡袍,灯光下,筱萍美丽的胴体泛着光泽:雪白嫩滑的肌肤,高耸的双峰,纤细的小蛮腰,还有小腹以下长满黑色绒毛微微凸起的小山丘,以及双腿之间仍旧密闭着的小缝隙……这些让我怎么也看不够。她阴毛长得很纤细,我忍不住将它们缠在手指把玩,一面用掌心按压她私处,她身体一阵颤抖,原先崩直的双腿开始向两边分开,我於是继续在她阴部不断摩挲,手指分开她软滑的阴唇,在她的小米粒上轻轻打圈,同时把她粉红的乳头含到嘴里不断吮吸着。   筱萍的身体扭动越发激烈,我感到从她的肉穴不断地涌出乳白的淫水,把阴道口湿润得滑溜溜的,此刻她呼吸急促,全身滚烫。「你快点啊……」筱萍突然掀开枕头,满脸娇红地向我说道。   我知道她要求的是什么,我轻轻地伏上去,就在插入的一瞬间,我的心虚起来,我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掠过我童年的那一幕,恐惧和罪恶感像当头一棒把我扫落下来,刚接处到她的阴唇我的精液就喷射而出了,我早泄了。   「你太紧张了,下次就会好的。」筱萍安慰我。   但下次不行,下次的下次也不行,一连好多天都是这样,筱萍仍然还是处女之身。   「去看看医生吗?」筱萍一天晚上劝我。  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,尽量装出一种很不在意的样子,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和忧虑。   事情得从我十岁那年夏天说起。一天下午我从外面回家来,看到二叔房间的窗户上挂着一直硕大的绿蜻蜓,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捉住它。就在走到窗下的时候,我听到屋里正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,仔细一听,是二叔二婶在屋里。   我觉得十分好奇,於是就从窗户的缝隙向里看,看到的情形让我大吃一惊;二叔二婶两人都一丝不挂躺在床上,二叔的一只手向下狂摸着二婶的下体,而另一只手乱摸乱蹉她的乳峰,那一对豪乳在二叔的力握之下,弹力惊人。   「不要太大力啦,人家有点疼的呀……」二婶娇喘着。   二叔於是改为轻揉她的乳蒂,然后又急急忙忙地伏在她身上吸吮她的乳房。   二婶整个人躺倒在床上,她的双脚垂在床下,二叔那早已勃起的大阴茎,开始向二婶双腿之间肉缝插进去。   只见二叔臀部向前一冲,他的大阴茎就完全没入二婶的肉缝之中。然后,二叔的两只手又抚摸二婶的豪乳,又低头吻着二婶的颈,又沿颈吻上面、然后是嘴。   二叔的下身不停地作活塞式运动,一下又一下地抽插着,他咬牙切齿的表情好像十分仇恨,而二婶也扭曲着脸喘息起来了。   「你这骚货……我要……干死你……」   「好老公……快……插……啊……你插死我了……」   只见二叔用两只手撑住床,身体用力压住二婶,粗大的阴茎在二婶下身狂插,他们两人全身大汗淋漓,二婶的两粒雪白的大奶随着二叔的狂插不断地上下狂舞,汗水沿她身上流向乳房、再流向小腹、下身。   到了后来,二叔索性托起二婶的屁股狂插,而二婶则闭上眼全身狂动配合,两粒大豪乳跳动如海中的大鱼跃出水面,大奶跳动太快了,便似一群大鱼狂跳。   二婶淫笑大叫、紧抱着二叔,大力捏他的屁股,又忍不住一只手扯住他的头发向上拉,移近她的口,和他狂吻。她的屁股也急力向上挺高,配合着二叔的抽插。   「我射死你……」突然二叔大叫起来。   接着二叔全身一阵颤动,更加猛烈地在二婶阴道里抽插,而二婶则大叫呻吟、手脚乱舞,像个疯妇,二叔猛地把大阴茎从二婶的下身拔出来,一股乳白的液体随即喷射到二婶的肚子上……   在看这一幕时,我吓地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,心像跳出来一般。   二叔二婶一直不知道我看见了那一幕,但我从此再也不敢正眼看着二婶了,一看到她我的脑海里就会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,尤其看到周围的女孩、姑娘、少妇,我的脑海里还会产生许多的幻想,我不敢说出来,隐约中,我知道,我的想法是坏小子才有的念头。   进入青春期,那些可耻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愈加清晰和强烈,压得我有些抬不起头来。为此我一直不敢和女孩子交往,我担心我龌龊的心思被人看穿而落得身败名裂。   如果不是遇到主动追求我的筱萍,可能今天我也不敢追求女孩子。   蜜月过去了,日子就那么貌似平静和谐地过着,然而一到晚上,面对筱萍,我就会焦虑不安,良心上受着煎熬。这天,在下班的路上,我遇到了高中的女同学何娜。   几年不见,生过孩子的她比以前更加丰腴了,还有一种成熟的美。高中时,我不知在梦中把她干过多少遍,但我一直不敢靠近她,高中毕业,何娜没有考上大学,招考进了银行,不久就嫁给了一个建筑公司的工程师。   后来听说她的丈夫包了几项工程发了,并开始粘花惹草,小俩口子关系恶化,但因为有孩子而没有离婚。老同学相见,免不了一阵寒暄。寒暄之后,何娜要我请她吃饭,说是作为我结婚时没有请她出席婚礼的补偿。   对这个请求,我没多想就答应了,因为那几天筱萍出差在外,我也没甚么顾忌,心情也好。   席间我们谈到了过去的学校生活,谈到了各自的家庭。我说我跟筱萍很相爱,感情也很好。只简单的几句,我就沉默了,我一下子想到笼罩在我和筱萍之间的困惑和阴影,心里很不好受,说出来又担心家丑外扬。「我祝福你们。」何娜很伤感的说。   「筱萍是个不错的女孩子,娶到她真是你的福气。   顿了顿,她又换了说法:「我也很羡慕筱萍,能找到你这样优秀的男人。」   听着何娜由衷的感叹,我的耳根一阵发热,而何娜瞧我的目光,又让我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,我似乎又回到多年以前,当年曾经有过的非分之想再一次出现;何娜那一副令人心动的身材到底是怎样一种春光啊!   「陪我走走好吗?」我买单的时候,何娜几乎用乞求的声音对我说:「我那死鬼老公经常不回家,孩子有爷爷奶奶带着,回去也没什么事,反倒闲得发慌。」   鬼使神差,我竟没有拒绝。当我们走到再也找不到话说时,已经天黑了。   何娜提出想去我家坐坐。我突然明白这个伤心的寂寞女人有怎样一个意图了。   「不欢迎我?我是不是老了?」何娜在黑暗中挽住了我的胳膊,同时抬头望着我问。「不不不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」我语无伦次。   「文瑞!其实……高中时我就偷偷喜欢上你了。」何娜无限柔情地偎着我,黑暗给了她胆量:「可你一直连正眼也不瞧我……那时我一直盼着你主动追我,谁知你一直没注意到……」   「这……你有丈夫,我有妻子……不好吧?」我脑海嗡声如麻,心跳得快。   「哎哟,你看你想到那去了,我只是闷得慌,想到你那里去坐坐。七八年没见面了。聊聊天都不行吗?」   结婚后的压抑,此时让我只有一种想放松自己的欲望,我默许了。   夜深人静,孤男寡女,似乎一切都是不可抗拒的,说不清道不明,不知何时,也不知是谁最先向对方靠拢,我和何娜的聊天最后演变成了沙发上的热吻……   何娜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她和筱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味,尤其是脱去衣服后,她那半透明的白色真丝胸围内,两颗坚实的肉弹神祕而迷人,随着她身体的晃动,肉弹便若隐若现地浮现出来,高耸入云,坚挺的肉弹正对准我,距离不足半尺,它正在微微起伏,而逐惭变得急速起伏。   何娜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,她呼吸的热气喷在我脖子上让人的心痒痒的。   我用微微颤抖的手解开了她身上最后的屏障,她那雪白丰满的双峰,在我的眼前展露无遗了,丽姿天生的容貌,微翘的朱唇含着一股媚态,眉毛乌黑细长,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那湿润润水汪汪的瞳孔,眼神里面含着一团烈火,真是勾人心弦。而胸前一双乳房非常嫩白饱满,虽然她已生过一个孩子,又毫无衣物衬托,还是显得那么高挺耸拔,峰顶上挺立着两粒鲜红艳丽似葡萄乾般大小的乳头,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摆动着,让我看得心跳加速,平坦的小腹下面,密密的长满了乌黑细长的阴毛。   灯光下,雪白的肌肤、艳红的乳头、浓黑的阴毛,真是红、白、黑三色相映,是那么样的美!是那么样的艳!是那么诱人了。   我一手搂住何娜的细腰,一手握住她的大乳房,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怀中,嘴唇猛的吻上她的樱挑小嘴。   何娜向我微微的露出了笑容,又略带羞涩,那神情活像一个刚尝到爱情滋味的初恋女孩,愈令我心动。   我一边亲吻着她的双唇,一边用手抚弄她的乳峰,何娜在我的爱抚之下,闭上双眼享受着…「嗯……嗯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嗯…」她似乎非常舒服,以至於很快地就开始发出了呻吟声。   而她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,俩腿因为舒服而不断地伸展或者蜷曲。   我一边轻抚她的乳房,然后另外一只手逐步移向她胯下的三角地带,我的手先在她大腿上游移了几下,感觉到她的肌肤是又嫩又滑,接着我的手就移到她的小穴部位,轻轻地抚弄着,然后我把手指头伸了进去。   感觉到好像进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洞穴里面,紧紧地将我的手指头包住,我慢慢地将两根手指伸进去,手掌则压在她的阴毛上,轻柔地揉按起来。   很快,何娜地呼吸开始急速起来了,我感觉到手指湿漉漉的,我於是把手指拔了出来,手指上已经沾满了透明的淫水。我让何娜靠在沙发上,双腿分开架到沙发扶手上,我则跪在她两腿之间的地上,弯下腰把嘴贴到她的小穴上,帮她舔弄起来!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不要这样玩……那里髒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   啊……」何娜或许没有想到我会这样,所以她的身子一颤,无力的叫着,想用手推开我的头。   但是我相信那种感觉一定很棒,所以她马上放弃了那想阻止我的动作,反而是将她的下体高高地撑起,并且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,好让我可以继续地舔弄她的小穴!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怎么这样……厉害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何娜一边摆动着她的腰,一边大声的呻吟,显露出她是真的很舒服!从她的小穴里面不停地流出汁液,我拼命地舔弄着,我一边舔弄一边吸食。   「不要那样……髒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喔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虽然何娜口口声声要我别玩,可是她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意思。我埋首在她的两腿中间,我以手指紧紧压住她的屁眼,将嘴吻着她的肉洞口,舌尖不停的舐、吮、吸、咬她的阴核以及大小阴唇和阴道的嫩肉。「啊……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我快要来了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何娜在一阵猛烈的抽搐之后,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面。我看到她的小穴不断地流出蜜汁,我就把嘴凑上去舔食,把它舔个乾乾净净。当我舔完之后,我转头看着她,看到何娜两颊泛红,躺在沙发上,嘴角含春地看着我。   「你怎会这样厉害,光用嘴就让我高潮一次,我真不敢想像,如果你的傢伙真的插进去之后,那我会怎样?!」   「筱萍从不让我舔她的,她说髒咧……」   「我喜欢你这样,我老公从不舔我那里,不像你……来,现在轮到我了。」   说完,何娜示意我站起来,她把我的内裤拉到膝下。   我的高射炮早已经昂举向天了,当她看到我胯下那条长达八寸长的阴茎时,我看到她的眼中闪露出兴奋的眼光,然后她慢慢地把脸凑上来,用舌尖轻轻地舔弄着我的龟头,舌头灵巧地在我的龟头上面舔来舔去,还不时地舔弄着我龟头肉帽边缘的沟缝,一边又用手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弄,舔着舔着又用整个小嘴把我的大阴茎含住吮吸。   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口交(筱萍从来不肯为我口交的),很快我忍不住了,还来不及从何娜嘴里拔出来精液就迫不及待地射了出来,但何娜并没有把我的阴茎吐出来,而是更用力的含着吮吸,直到我的精液全部射进她嘴里为止。   「何娜……你真好……」我喘息着说。   「文瑞,为了你,我什么都可以的。」何娜把嘴里的精液全部吞了之后,微笑着对我说:「再来,我们还没有真的干哪……」   充满欲望的何娜突然弹起身把我拉到她的身上,她的双手爱抚套动我疲软下来的阴茎,当我的阴茎再次勃起后,何娜躺到在沙发上,向我分开了诱人的双腿……可是,我一接触到她的洞口,我的病又犯了。「怎么了?」何娜十分惊讶。   「不行,这不好。」我心慌意乱,自我厌恶得要命。   「只要不损坏对方家庭,有什么不好?你害怕什么?」何娜迷惑地望着我。   「……」我不出声。   「我怎么这么命苦?遇不到你这样好的男人?」何娜带着莫大的失望苦笑了笑。「谁跟我,谁倒霉……」何娜的夸奖让我心里慌张,我忍不住脱口而出。   「如果能重新选择,我倒愿跟着你倒霉!」何娜犹豫地说道。「真不骗你!」我突然想对何娜倾诉。   对我在心头压了近二十年的石头,我那天晚上终於忍无可忍了。在一个下午的交流,让我觉得何娜是一个可以作为倾诉对象。  「文瑞,你不该有那么多担忧!」何娜听完我自述的「病历」后,吃惊不少的愣了一响才开口安慰我说。   「在你少时,看到不该看到的事情,那可不是你的错啊!而且那时你年少不懂事,你的想法也没什么下流,根本犯不着自责。别人知道了可能会笑话,筱萍可是你妻子呀!她怎么会不理解呢?你应该告诉她,然后一道去看心理医生哟!」   何娜继续说着。  「人要有勇气面对现实。」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:「比如我,今天不是也很失态吗?不过,我不会耿耿於怀自我折磨,我会很快忘记的。就算不经意提起,我顶多笑笑说一声自己真傻。」   最后,何娜与我告别时又叮嘱我一定要告诉筱萍,一定要去请教心理医生,在得到我肯定的答覆之后,她才转身消失在灯光昏暗的街头。   人的心,有时就是这样难以捉摩,我耻於对妻子讲述的隐私,却愿意毫不隐讳地道给另一个女人。最亲近人的劝告我充耳不闻,但另一个人稍一点拨,就让我乖乖听从。   过了几天,筱萍出差回来,我告诉她我的事就是我的「心病」,她丝毫没有责怪和嘲笑我的意思,而且还陪我一道去找心理专家咨询。心理专家肯定了我们求医的勇气,并针对我的病因为我进行了一个疗程的治疗。三个月后,我和筱萍第一次过了正常的性生活。   那天晚上,我搂抱着筱萍,解开她睡衣上的钮扣,轻轻的开始抚摸她的乳房,我清楚的看见她粉红色的乳头,因为受到抚摸兴奋而慢慢的肿胀变硬,我低头深深的吻她,并张开嘴把舌头伸到她嘴里,让她吸吮!   我们一边亲吻,一边互相爱抚着,两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,我把筱萍温柔的抱到床上,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,脱下最后一件时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不已…「想要我先吻你吗?」筱萍微笑着对我说,说完,她侧过身子,示意我站到她脸前面。   我走到床边,筱萍伸手抓住我的大阴茎,直接送进她性感的嘴唇里,她吸的我非常舒服!筱萍愿意为我口交,多亏了心理医生的指导。   这种滋味让我更加性奋,大阴茎暴怒增大,我知道在筱萍性感嘴唇吸吮之下,很快就会弃械投降,不过我打算先享受她的吸吮,第二次在再做,那样维持的时间还可以更长些。   低头看到我的大阴茎,在筱萍性感的嘴唇里一进一出、一出一进,她还不断用舌头上下左右舔我的龟头,舔得我刺激的把持不住,快要泄出来,筱萍好像也知道我的情形,伸手压住我的屁股,不让我抽出,似乎是要我泄在她嘴里……   「喔……真棒啊!喔……」当我开始泄出浓浓精液到筱萍的嘴里时,我舒服得呻吟连连。   筱萍把我泄出的每一滴精液都吞下去,而且继续吸、吮、舔我的大阴茎,直到它垂软下来为止。   「文瑞……怎样?……舒服吗?……满意吗?……」她抬起头来微笑的望着我说。   「喔!棒!真是太棒了……从来就没有如此舒服过……」我毫不考虑的点头,并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兴奋语调。   筱萍开始由腹部往上舔吻我的身体,直舔到嘴唇,接着给我一个深深的热吻,在我耳边耳语着说:「文瑞!我爱你!现在轮到你了……」   我於是低下头吻筱萍,一手抚摸着她出充满弹性诱人的尖乳,一手慢慢摸向腹部、小腹、阴毛,直到阴阜,轻轻抚摸四周。我吸吮她舌头的同时用中指上下滑抚阴唇,筱萍的阴唇充满淫水,湿淋淋、火热热的摸起来非常舒服,我垂软的大阴茎受此刺激再度暴怒涨大。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筱萍也开始发出呻吟的叫声,并随着我的手势上下摆动屁股。   我把嘴移到乳房舔乳头,并把她那粉红色的乳头含到嘴里吸吮着。「嗯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老公……舔……的……真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筱萍柔声的呻吟着。   我接着往下一寸一寸的吻,筱萍的腹部肌肤非常柔软平滑,吻到阴毛处,毛绒绒的煞是好看。   知道我要攻向她的祕洞时,筱萍特意把双腿尽量张开,当然我也积极用最棒的服务回应她。   首先从膝盖内侧开始,慢慢慢慢舔往大腿,再到腿根,然后才抵达迷人的祕洞。只是当到祕洞时,不是亲吻,仅只在它上面轻柔的吹吹气,跟着换舔另一边腿根。往大腿内侧移动时,我以轻柔的亲吻和用舌头舔,两种方式交替运用。   当移回到她的祕洞时,筱萍刺激得全身震颤发抖,她抬起屁股,用力推挺到我的脸庞,好像恳求我快将舌头赐给她似的,跟着大声呻吟。   这一来在我面前立刻看到筱萍最最最漂亮迷人的女性阴部,淫水已经流到屁股上了,可以想像她有多激动、多兴奋!我伸出舌头,轻柔的上上下下舔卷小荫的裂缝,品尝她甜美的花蜜。她的身体开始不断扭曲绕转,我也迫不及待地把舌头深深的插入她湿淋淋的蜜穴里。   「喔!老公,好舒服喔!我爱死了!」筱萍满声愉悦的叫道。   「这只是开始呢!最好的还没来哟!」我注视着她漂亮的脸庞,再次开始爱抚有弹性的阴阜说。   我伸出双手轻柔的拨开她的阴唇,让柔嫩、年青的阴核完全显露出来。我深情地把阴核含在嘴里,柔柔的吸吮,同时还用手指沾了些从她蜜穴里流出来的汁液,然后轻轻揉磨着她后洞的菊花蕾!   她的身体立刻痉挛抽搐,死命的往上挺顶,没多久,整个躯体一阵颤抖,我心里明白,筱萍已经差不多要到高潮了。   我用手撑持住她的身躯,以方便她充分享受高潮所带来的欢愉,同时,我继续不停地舔吃吸吮她的浪穴,又放开阴核,吸舔溢出的淫水,然后再用舌头深深的探索进她迷人的肉洞里,这一进入,她马上刺激的频频发浪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舒服……舌头深……深一点……喔……老公……宝贝……我爱……你……」筱萍淫声连连的呼唤着。   我如饥似渴地舔着筱萍分泌出来的蜜汁,她整个身躯则不断的扭摇摆动,我知道再加把劲就可以将她推向顶峰了。我把嘴移到坚挺可爱的阴核上吸吮,并且更用紧紧压在她屁眼的中指戳弄她的菊花蕾!接着以舌头一下一下击敲阴核,这一来刺激得她的呻吟和扭摆更加的剧烈。   筱萍将阴户用力的往我的脸上挤,下体则在我的扶住之下挺起,不断的上下扭摆。我知道这应该是她就要达到高潮了,所以我的舌头也配合她的动作,一次比一次快、一次比一次急、一次比一次大力的敲弹着阴核。   「我……升……天……了……我……死了……升天……了……」筱萍由小声呻吟变成大声尖叫。   当筱萍尖叫时,我中指则开始在她的菊花蕾中快速地抽插着,同时使出所有力量敲击阴核。一会儿,她的身躯大力的往上一挺,就此僵住在那儿。   过了好半天,她的身躯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,突然塌陷下来,我知道她享受过高峰了,於是把手指、嘴巴从屁眼和阴核上移开,伸开双手紧紧搂住她,一会儿后,她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动,在我给她温柔的亲吻后,她的眼睛缓缓的张开。   「老公!我爱你!现在我要感受你坚硬的大阴茎,插入体内的滋味,我要你热热的精液喷洒我的小穴…」她深情的望着我低声说。我於是让筱萍曲起膝盖,分开她的大腿。我移到她苗条修长的大腿间,跪了下来,准备马上要展开进攻。   我把筱萍光滑修长的右腿扛到肩膀上,垫了个枕头到她的屁股上,这样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她突起的阴户。   我右手握住昂然勃起的肉棒,左手将她的大腿摆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,然后引导龟头靠近她的处女地,正对着她湿润的阴唇。   「你要轻一点……」筱萍有些害羞的说。   我用手指轻轻扳开筱萍的阴唇,扶起大阴茎插向她的小洞,刚把龟头挤入,就刺激得差点泄洪,她的小洞是如此的紧小,紧得的将龟头完全紧紧包住,随着抽动又紧的像会吸吮似的,刺激的我差点就把持不住,我连忙镇静一下,在龟头完全进入后,很快地将它拔出,然后再次进入再慢慢进入了筱萍年轻的处女地。   然后我又深入了少许,感到龟头像触到了一种海绵状的物体,阻住了我的去路。我用龟头轻轻地碰触这层绵软的薄膜,阴壁立即条件反射似的收缩,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,每一次都是如此,感觉真是爽呆了。   我加快了沖击处女膜的速度,筱萍的呼吸亦随着我的每一次沖击骤然急促起来,我伸手握住筱萍的大乳峰,像揉面团似的揉搓着。她的两粒乳头如同樱桃似的挺立起来,似是诱人採摘。我将这两粒可爱的小樱桃夹在两根手指间,揉捏、拉扯。   我就这么浅浅地干着筱萍的阴户,她的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。我抬头看见筱萍躺在那里,脸上泛起红潮,嘴唇上挂着浅浅的微笑,我知我爬起来,按住她的肩头,肉棒缓缓地滑入洞里,很快龟头触到了处女膜,然后一用力,阴茎一下子直插到底,轻易地突破了这层小小的阻碍,筱萍吸了口气,想挣扎开,想要摆脱我的控制,但被我按住肩头,只能徒劳无功。   「啊……人家好痛啊……你不要这么大力嘛……」她娇喘地说道。但痛苦很快就被能和我享受正常性爱的喜悦代替了,毕竟她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,她又说:“老公……快干我……我要……」我抱着筱萍的身躯,一下又一下,让阴茎重重的深入筱萍的小穴中,她阴道壁柔嫩的挤压感,及湿热的肤触,让我更加重抽插的速度,直想把筱萍和我的身躯溶成一体,不再区分。   我的肉棒不断进出她湿润的肉洞,淫液混杂着处女的血迹流了出来。我的阴囊随着肉棒的沖击击打在筱萍雪白的屁股上,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,不让自己兴奋的叫声发出来。   我俯下身,用嘴唇含住筱萍丰满的乳房,吮吸着,舌头轻轻地在乳晕上划着圆,舔吸着她可爱的乳头。我另一只手则抚摸她的另一边乳房,揉捏着,不想错过任何一处地方。   我用牙齿小心翼翼地轻噬她挺立的乳头,这使她呻吟起来。然后我的嘴唇离开她的乳房,吻上了她热情的小嘴。她主动地迎合我的热吻,伸出舌头用力与我交缠,同时贪婪地吮吸着我的唾液,使我有点吃不消。   啊,她已经完全地沉迷於性爱的激情与快感中了!我重覆着活塞运动,但是频率越来越快,筱萍那初经人事窄小、润滑的阴户艰难地吞噬着我那又粗又长的肉棒,有点勉为其难。   我抬起她的身子,按住她的屁股,使我的每一击都能深入她的肉穴内。我的冲击越来越猛烈,床垫也剧烈地震动起来。我那9英寸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,在筱萍紧凑、多汁的肉洞里进出自如,好几次我将肉棒抽出,只留龟头在内,然后再狠狠得插入。筱萍的呻吟越来越大。   「干我,老公!用你又大又粗又硬的肉棒干我!干死你的老婆……我要…啊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我是个坏女人……好老公……今天你真厉害……干死你眼前的这个淫妇吧……」她终於大叫起来。   听着我美丽淫荡的老婆这样的哀求,更使我热血沸腾。其实,根本不需她这样说,我也会狠狠地干她,那本来就是我的目的。只不过,由於筱萍的请求,使我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。   哦…哦…干…干我!哦…好美…老公…你的大阴茎…顶到花心了…啊…啊…哦…妹妹美死了…太好了…再进去点…好…哦…哦…哦哦…快…快…我快要来了…再快一点…再…啊…好强壮…哦…再用力点…对…好…好…就这样…你好体贴…好」筱萍开始大声淫叫。   「喔…我的宝贝…喔…你的小穴真紧…啊…喔…箍的我……」这时,筱萍也摇晃着身躯,配合我的抽插摇起来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筱萍兴奋的叫着:「喔……喔……我最爱的大阴茎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现在真的很爽哟……快……快!再快一点……再快……」   「啊……干我!喔……」她语无伦次的嘶吼着。   随着每一下的深深插入,我的双掌也不停的揉弄、挤压筱萍柔软的乳房,及因激情而硬挺的乳尖。   「喔…插我…用力插我……插烂小穴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啊…啊…啊…快射给我……灌满小穴……啊!」筱萍兴奋地娇吟着。   看着筱萍因激情而失神的浪荡模样,听着她爽到极点的淫声浪语,一阵莫名高张的欲焰冲上心头,一股酥麻的感觉,自脊椎处慢慢涌出,我知道我也快高潮了,为了加强高潮的冲击,及彻底解放我紧绷的欲念,我赶忙环抱筱萍的腰间,用双手撑住她嫩白的臀部,让每一次的抽插都深入筱萍的子宫,并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转摩擦。   「喔!啊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好老公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泄出……泄出来了…喔……啊啊……」筱萍爽得紧紧的搂着我,粉嫩的翘臀,更是使劲的下压,用力的抵住我的大阴茎,搓呀、磨呀。   「喔……喔……宝贝……喔!我也……射出来了!喔……啊……」我的阴囊极度收缩,想要清出了所有存货。   筱萍尖叫着双腿紧紧地缠住我的腰部,不住地向前迎送,阴壁抽搐着紧紧吸住我的肉棒,不放过我的任何一滴精液。   终於,一阵决堤的快感,一瞬间从龟头喷射而出,随着我下下见底的用力抽插,滚烫的精液一股脑儿全灌入筱萍的肉穴之中。我紧紧地搂着筱萍,下体不住地痉挛,喷射着粘稠、浓热的精液,我幻想着我的精液完全填满她的阴道。   最后,我停止了喷射,瘫倒在筱萍火热的身体上,筱萍的身躯也是瘫软无力的攀附着我。我也闭着眼睛,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小荫的乳头,细细品味着未曾有过的强烈激情。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43ee.com 加入收藏夹!